段曦

段曦“墨西哥三杰”集齐奥斯卡 刘灵渊 《水形物语》背后的男人是个准极客-悦新影院

段曦“墨西哥三杰”集齐奥斯卡 刘灵渊 《水形物语》背后的男人是个准极客-悦新影院

段曦
 第90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水形物语》在中国上映以来,已获得7165万元的票房,创造了近6年来奥斯卡最佳电影在内地的票房纪录。
这部奇幻作品正是来自墨西哥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在此前,他的作品《地狱男爵》、《潘神的迷宫》等,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好莱坞,染指过奥斯卡大奖的墨西哥导演绝不只是托罗一人。
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是奥斯卡奖上的常客。他先后凭借《鸟人》、《荒野猎人》获奖。阿方索·卡隆则依靠无与伦比的《地心引力》斩获大奖。
这三位导演被影迷称为“墨西哥电影三杰”。有趣的是,三人还曾共同创立了一家名叫“三个朋友”的电影公司,可谓是“无兄弟,不电影”。
吉尔莫·德尔·托罗
极客导演的奇幻梦
爱看漫画,爱科幻电影、爱收集模型,爱各种怪力乱神的事物,爱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就是一个典型的极客。
在他十多岁的时候,为了看科幻片《科学怪人的怪兽》,独自一人搭公交车去市区。那个年代,电影院设施简陋。他去的影院在当地被称为“一块砖影院”, 就是进去时工作人员会发你一块砖头,随时用来对付里面的老鼠。
时光荏苒,当托罗以《地狱男爵》系列、《潘神的迷宫》等片成为好莱坞著名导演之后,他仍旧不改自己极客本色。
在好莱坞这个名利场,各种酒会、派对是名人们进行社交的场所。但托罗不爱好这些,他更喜欢呆在自己精心打造的私宅中,像个男孩般自得其乐。
在他的私宅城堡里,收集了超过7000张影碟,其中不乏周星驰、甄子丹的作品合集;还有各式各样模型手办,从恐怖片《怪形》、《异形》中的怪物到《龙争虎斗》中李小龙和《功夫熊猫》中阿宝等,数不胜数,简直就像是一个电影博物馆。
此外,由于他居住的洛杉矶很少下雨。为了更好地创作,托罗打造了自己的“雨屋”。经过独特的设计,透过这个房间的窗户,他可以随时听到雨声和电闪雷鸣声。托罗的电影灵感就在这个房间内迸发。
阿方索·卡隆
爱太空更爱长镜头
阿方索·卡隆能享誉全球,他的代表作——太空片《地心引力》自然功不可没。
在卡隆的孩提时代,他有两个梦想,成为宇航员或者电影导演。因为身体的原因和墨西哥相对落后的航天事业,他不得不放弃第一个梦想。
大学主修哲学的卡隆,利用课余时间,和几个朋友共同拍了一部电影短片。如此不务正业的举动惹恼了校方,卡隆被学校开除,他的第二个梦想也几近破灭。
 好在之后卡隆受朋友邀请,参与一部电影的幕后制作,就这样开始了他的电影之路。
这之后,卡隆执导的文艺作品《爱在歇斯底里时》、《你妈妈也一样》等片,为他在电影节上引得不少好莱坞片商的关注。
在被邀请进军好莱坞后,卡隆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小公主》为他赢得了奥斯卡提名;《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更是取得了优异的票房成绩,还被哈利·波特迷们评为“哈利·波特系列中最好看的一集”。
导演梦实现了,航天梦卡隆也没忘记。他将所有对太空的幻想写入了新片《地心引力》中。电影中,影迷们见到了卡隆独树一帜的镜头语言——长镜头。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炫技”,在他此前的科幻作品《人类之子》中,卡隆就奉献了一段长达十分钟的枪战长镜头。
 好在之后卡隆受朋友邀请,参与一部电影的幕后制作,就这样开始了他的电影之路。
这之后,卡隆执导的文艺作品《爱在歇斯底里时》、《你妈妈也一样》等片,为他在电影节上引得不少好莱坞片商的关注。
在被邀请进军好莱坞后,卡隆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小公主》为他赢得了奥斯卡提名;《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更是取得了优异的票房成绩,还被哈利·波特迷们评为“哈利·波特系列中最好看的一集”。
导演梦实现了,航天梦卡隆也没忘记。他将所有对太空的幻想写入了新片《地心引力》中。电影中,影迷们见到了卡隆独树一帜的镜头语言——长镜头。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炫技”,在他此前的科幻作品《人类之子》中,卡隆就奉献了一段长达十分钟的枪战长镜头。
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
玩多线叙事爱创新
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人们可能很难记住这个又长又拗口的名字,但对《爱情是狗娘》、《21克》和《巴别塔》这三部电影或许略有耳闻。
这三部作品,被影迷们称为“命运三部曲”。也正是这三部电影,改变了伊纳里多的命运。处女作《爱情是狗娘》在当年的戛纳电影节引得了极大的关注,“墨西哥的昆汀·塔伦蒂诺”的称号应运而生。
之所以获得这个头衔,靠得是他独步天下的“一招鲜”——“多线叙事”。
 它的特点是从一个突发事件作切入口,由此引发一系列事件,电影中往往多条故事主线齐头并进,人物众多且彼此命运互相牵连。
进军好莱坞后,他的作品《21克》和《巴别塔》继续沿用了“多线叙事”的模式,也都获得了奥斯卡提名。
“多线叙事”之后,伊纳里多并没有吃老本,而是继续在电影语言上进行创新。《鸟人》中,他玩起了“一镜到底”,长镜头贯穿电影全片;《荒野猎人》里,他摈弃了一些电影辅助道具,采用全自然光拍摄。
如此“瞎折腾”并没有白费,前者让他拿到了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两项大奖;后者在收获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之余,还把莱昂纳多送上了影帝宝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