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曦

段曦“京漂”唐朝时就开始住出租屋了!-中国日报

段曦“京漂”唐朝时就开始住出租屋了!-中国日报

段曦“两个月涨了五百块,xx市这里的房租疯了吧!”
本文开头还未落笔,电话那头传来了朋友的惊叫。她实习即将结束,从某公寓品牌租下的房子还没到期,只能转租,谁知时隔两月房源消息再登网页,竟生生涨了五百。
这几天,房租上涨的消息,勾起了无数网友的心酸,“怎么混得这么差,租房越来越难,买房遥遥无期,何处才能安置我漂泊无依的肉体?”
其实吧,买不起房、住的不好,这些问题并不只发生在现代青年身上。古往今来的人啊,都被这一间房困扰过。
畅想“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的“诗圣”杜甫,多半是住得惨的人里最有名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里描写的“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 、“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令人观之心寒。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写于761年,杜甫乾元二年(759年)辞官以后。茅屋虽破,杜甫也勉强算是有房一族。
如果不辞官,杜甫会不会就能住上大house了呢?
并不。乾元二年,他拖家带口,四处奔波(“奈何迫物累,一岁四行役”),最终定居四川。时年战乱四起,百姓生活艰难,促使他在迁居途中写出“三吏”、“三别”。
而且彼时的公务员,很多也买不起房啊。
白居易在首都长安勤勤恳恳当了二十年公务员,买不起房,租住在长安郊区。因为住的太远,还加购了代步工具——马。这种无立锥之地的漂泊无力感,让他都忍不住羡慕起了蜗牛的“移动板房”和老鼠的“地下室”穴居。
卜居
(唐)白居易
游宦京都二十春,贫中无处可安贫。
长羡蜗牛犹有舍,不如硕鼠解藏身。
且求容立锥头地,免似漂流木偶人。
但道吾庐心便足,敢辞湫隘与嚣尘。
看这扎心的诗句,白乐天分明在高唱“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






唐朝的“京漂”和公务员日子不好过,商业发达的宋朝会不会好点?
非也。
《答梅圣俞大雨见寄》中,欧阳修有云:
“嗟我来京师,庇身无弊庐。
闲坊僦古屋,卑陋杂里闾。
邻注涌沟窦,街流溢庭除。
出门愁浩渺,闭户恐为瀦。
墙壁豁四达,幸家无贮储。”
(以上为节选)
想象一下,屋外瓢泼大雨,独自一人被困于破旧狭小的出租屋内,四处都是积水,屋里还渗水,想着自己工作多年也攒不下买房的钱……

苏洵、苏轼、苏辙,一家三才子,照样在首都租房上班。
而且别以为只有现在买一套房子要掏光爸妈的家底,古人买房也难。
苏辙晚年依然租房住的时候,心里其实很不是滋味,甚至觉得愧对儿孙。
闭居五咏 其四 买宅
(宋)苏辙
我老未有宅,诸子以为言。
东家欲迁去,余积尚可捐。
一费岂不病,百口傥获安。
田家伐榆枣,赋役输缗钱。
长大可双栋,琐细堪尺椽。
生理付儿曹,老幸食且眠。
闻诸子欲再质卞氏宅
(宋)苏辙
我生发半白,四海无尺椽。
卞氏昔冠冕,子孙今萧然。
愿以栋宇余,救此朝夕悬。
顾我亦何有,较子差尚贤。
(以上为节选)
“椽”(chuán)是一种瓦料,用于建筑。“尺椽”指一尺的屋椽,指很小的屋子。

盼望着,盼望着,苏辙掏光家底,还变卖藏书,终于买了房。但是他的心情并没有因为安家落户而平静。
李方叔新宅
(宋)苏辙
我年七十无住宅,斤斧登登乱朝夕。
儿孙期我八十年,宅成可作十年客。
人寿八十知已难,从今未死且盘桓。
不如君家得众力,咄嗟便了三十间。
李君虽贫足图史,旋凿明窗安净几。
闭门但办作诗章,好事时来置樽俎。
我恨年来不出门,不见君家栋宇新。
心安即是身安处,自揣头颅莫问人。
七十(在古代相当高寿)买房,儿孙期盼他能活八十,这样还能享受新房子十年。嗯……挺感人。
住房历史小知识
最早的房屋交易记录在周朝。
在漫长的历史中,因为重农轻商的思想,虽然房屋交易一直存在,但是房产商始终不受待见,尤其是出租房屋,这就更过分了。
但是从唐代开始,随着经济发展,离开土地去城市谋生的流动人口大大增加,加之城区人口过密,城区地价水涨船高,带火了房屋租赁这一产业。但唐朝采取的限购令和房产税(当时称“间架税”),增加了购买昂贵房产的难度。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宋代,创立了当时的房管局,时称“楼店务”、“店宅务”,主营房屋出租、为无房居民提供居所,算是古代廉租房。
宋代店宅务,极大改善了京官的住房老大难。首都房贵,基本是个历史规律。唐、宋的京官,都得自己租房,大多数人实在买不起。宋代三朝宰相韩琦曾说:“自来政府臣僚,在京僦(jiù,租赁)官私舍宇居止,比比皆是,兹乃常事。”
希望大家看完以上的悲情故事,共鸣之余还能有一丢丢的宽慰,毕竟古代这么多牛人租房追梦,都是人生的历练嘛!(露出苦涩又不失坚定的微笑)
大家不妨学学苏辙,“心安即是身安处,自揣头颅莫问人”。

编辑:潘宜萱
策划:张周项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世界观”

热文推荐
为什么这些“酸臭”的美食都源自南方?
在草地上打球,为什么要穿一身白?这经典的“绿配白” 竟是被逼出来的
延禧宫前世竟是烂尾楼,还差点成了“水族馆”?故宫博物院院长这样说……